日本花道大师的摧花哲学:最极致的生,就是在死的一瞬间

鲜花的绽放是最美的生命力表达,而枯萎是另一个起点。
  • #

日本花道大师的摧花哲学:最极致的生,就是在死的一瞬间

人人都爱看朝阳,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万物苏醒,一天中最自信最美的时候都是从太阳散发出迷人的光线的那一刻开始。可是却很少有人喜欢夕阳,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多少离愁多少苦楚都给“夕阳”冠上了悲伤的称号。

花朵也是,人们都爱花骨朵儿和绽放的鲜花,花象征着美,花是大自然的代表,可是,当花朵凋零,就会被人遗弃。

今天的这位花道家,却偏爱那些枯萎的生命,甚至是摧毁花朵来追寻那份枯萎的美。

223.webp.jpg

和同样是日本的花道家东信康仁一样,他们的花艺作品都是天马行空的,东信的作品就是把花当柴烧、把花冰冻起来、把花密封在塑料袋里。

他们都认为:鲜花的绽放是最美的生命力表达,而枯萎是另一个起点。

他的名字就是上野雄次,是日本著名的花道家,在很多人努力让鲜花活得更久,用照片和绘画把花的美定格下来的时候,他却对花做一些看起来很残忍的行为,捆绑、击打甚至摧毁。

他说“花朵已经被摘下来了,就一定会走向死的尽头,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体会,最极致的生,就是在死的一瞬间。”

初次相遇,永世结缘

19岁的那年,是上野雄次第一次和插花相遇,没上过大学,高中毕业后就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年轻的他还是爱玩的阶段,每天就沉迷玩乐不爱学习,后来还做过一两年的平面设计。

也是这个阶段,突然想培养一些美术的层次,接触一些感性的东西,于是他就留恋于电影院和美术馆,看各种各样的展览。

123.webp.jpg

花道大师草月流的掌门人勅使河原宏成了他的引路人。当时勅使河原宏的个人展览正在展出,那是上野雄次第一次看见的插花展览,勅使河原宏大师的竹子装置艺术让他备受震撼。

日本大部分的插花都是在榻榻米上很有仪式感的端坐着,然后拿着剪刀慢条斯理的修建,讲究的是插花时的岁月静好,最后再毕恭毕敬的将插花摆在案上。

然而这位草月流的前辈却把插花演绎得如此震撼,就像是一场绘声绘色的艺术表演,上野雄次一下子就被迷住了。

19岁的开始直到现在,他完全沉迷进了花道,没灵感的时候就去勅使河原宏的花道教室去上课。

不爱棚内花,只爱山林草

虽然说起来是19岁开始接触花道,但是真正意义上能够拿出手的插花还是在40岁以后。

年轻血脉方刚的小伙子就因为一次着迷走入花道这条路,但是很多花道大师也是只有经历过才会懂得花道里的道义,大部分的大师也都不是年轻的小伙子,纤细弱小的花朵实在无法吸引一个精力十足的男性。

很长一段时间里,上野雄次都觉得没办法和花朵相处。

30岁的上野雄次进入了人生低谷期,脑袋里的灵感几近枯竭。无意中看见路边的小野花,开的正茂,小小的花朵却承载了巨大的能量,他第一次在花朵里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去山林里走一走,看一看吧!”当时就一个念头。很多花道教室上课的时候,老师都会帮你处理好所有的花材,连枯萎的叶子都会帮你祛除,每一朵花都是娇艳欲滴的,上野不喜欢这样。

之后的十年,他都是去山野里找寻素材,每一朵花都采撷于山林。他偏爱铁环、石头、枯枝这样的元素。这些经受过风吹雨打、太阳光照的东西,都是大自然孕育的具有戏剧性的花材,每一样都是有表情的。

自然界里的枯枝和树木,茎干都是自由的弯曲着,每一个都是有感情的在生长。很多的时候,大自然里还是树木占多数,花朵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仅仅是花怎么看出整个自然的循环?

上野雄次每一次收集素材,都会在山野的溪流里洗干净,插花需要时间,但是他处理素材也经常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只有没有任何杂质的东西,才会有自然的感觉。

323.webp.jpg

插花是一个很有仪式感的东西,把室外的东西带进室内,这是属于插花环节里并不可少的过程。

插花的本质真的是“插”这个动作吗?

当然不是。

上野雄次插花,每次都会砍树一小时,插花五分钟,他还经常带着学生一起出门采集素材,他认为,如果无视别的东西,只是单纯的摆弄花,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插花。

植物本身是不存在于室内的,就算有那种室内培育,在温室里死去后又继续长出来的花朵,它们也是在我们整个大环境里进行生命循环的。

所以他希望欣赏花道不仅仅只是看花很好看,而是看到那花,大家能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更大的世界的形象。

花也是有表情的,就像人一样。花朝上显得活泼有精神,朝下就感觉像是在害羞,插花的人看到了这样的表情就会产生相应的感情。

 

最极致的生,就是在死的一瞬间

 

上野雄次会经常做一些看起来很暴力的插花表演,那些对花的表演都会让人觉得很残忍,但是他觉得,花朵经历生与死的过程才是最美的时刻。

最新的一次表演,是他和日本最厉害的爵士钢琴家山下洋辅合作的。

他准备了红线,铁丝、胶带,山下即性弹琴,他就用红线缠绕整个空间,红线从天花板穿过,然后再一个个推到收集来的铁圈。

最后在演出高潮的时候,把一捆绑在最高处的玫瑰花拿着剪刀拼命的刺穿,直到花瓣一片片掉落,灯泡爆破。

当整个空间恢复黑暗和死寂的时候,就是演出结束的时候。

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样的表演很残忍,但是上野雄次觉得,花朵已经被你摘下来了,总有一天会死去,只是把它插在花瓶里,花朵是不会幸福的。

慢慢赴死和快速死去,结果好像都是一样的。

在舞台上对花的撕扯和摧毁,只有切实的感受到生命生与死的这两个关键的时刻,才能感受到最极致的美。哪怕花朵单纯美好只有一瞬间,但是它死去的那一刻才让人更加的怀念他的美好。

一心一意做花,才会摒除杂念

423.webp.jpg

如果你不做花,你会活成什么样子?

上野雄次却说,如果没有遇见插花,很可能去做相反的事情,甚至是进监狱。只有一心一意的去体会花朵,才会消除内心的不安。

只有在插花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个正常的人,如果生活太过平稳,你就会滋生出更多的想法,人的一生到底有多少次机会,才能完完整整的去做自己呢?

每一朵花都有属于自己的姿态,用心去观察,一次只拿一朵花,剪枝修叶,好好对待。

低下身子去看看那些花朵,一朵一朵的去对望,那含羞低头的,要高高举起来仰头看。那蓬勃倨傲的,要低头凝视。

就会发现,原来,每一朵花,都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角度。

相关资讯

中式插花丨三枝成韵,满室生春

中式插花丨三枝成韵,满室生春

花艺知识 | 花艺入门12式

花艺知识 | 花艺入门12式

花艺知识丨配叶的用法与作用

花艺知识丨配叶的用法与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