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福利!史上最好吃的花是如何惑乱人心的

对,这些不是真花,是糖做的花。
  • #

吃货福利!史上最好吃的花是如何惑乱人心的

对于一对新人来说,准备婚礼时,最先会联想到什么呢?花小里猜:是婚纱。

“穿上洁白的婚纱,蕾丝高跟鞋,手捧着浪漫的手捧花。他颤抖着手为我戴上钻戒,掀开头纱亲吻我的额头。”你看,这段浪漫到心坎儿上的思绪里,有我们对婚纱(蕾丝,荷叶边,刺绣,珍珠......)、闪亮钻石、婚礼殿堂的幻想图景。

但是,在我们的想象中还缺少了一样东西——婚礼蛋糕。

在西方,婚礼蛋糕在婚礼上是婚礼习俗里必不可缺的一个流程。据传,婚礼蛋糕最早出现在古罗马时代。富家子弟的在举办婚礼时,人们把麦麸面包放在新娘头上掰段以祝愿新人多子多孙,并且宾客会分享掰下来的面包以求好运。多年后,这种习俗传到了英国,变成了宾客各自带来面包作为贺礼,新郎新娘会站在堆满面包前接吻,于是慢慢的,有人想到了把面包堆放在一起,裱上奶油,就逐步形成了今天的蛋糕。

然而,如今的婚礼蛋糕已不仅仅是简单的奶油加水果,也不再是千篇一律的扁圆形。它现在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不论是主题,颜色,味道和装饰,烘培师就像为蛋糕制作礼服并挑选出适合的花边,每一款都是独一无二的呈现。不仅如此,年轻人对美与特别的追求,使定制化蛋糕更是炙手可热。

走入婚姻殿堂的新人可以在他们的婚礼蛋糕上描绘他们自己的爱情故事,是对于爱人之间携手走过人生一段路程的见证,接下来的日子,这些甜蜜的奶油、水果、巧克力酱,也都是对未来美好愿景的祝福。

在婚礼蛋糕的定制领域里,有一位备受欢迎的花艺师兼烘培师——Natasja Sadi。

Natasja是一位定居于荷兰阿姆斯特丹那的”艺术家“,出生在苏里南(南美洲),并在很小的时候就搬到了荷兰。当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各种零零碎碎的布料是她最喜欢玩的东西。时尚一直是她的热情,但在设计新娘礼服超过二十年后,她做出了改变,并追随她甜蜜激情,创造蛋糕和糖花。

从2015年转行至今,已经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她,却已经成为欧洲最抢手的烘培师。毫不夸张地说,她的客户从欧洲大陆一路延伸到了印度!

而促使她开始转行做蛋糕的最大动机,正是因为偶然一次为孩子的烤生日蛋糕。制作漂亮的东西一直是sadi的爱好,而如果这件事恰好能带给她更多精神上的满足感,那么可以说是梦寐以求了。于是她开始为朋友、家人制作蛋糕和准备甜点,并且在每一次的制作过程中,sadi仿佛是被上天眷顾的选手,所有蛋糕的制作过程都很顺利,且味道让人赞不绝口。

我再也没想过会再次找到新的激情。时尚界总会有我的爱,但谁能抵抗蛋糕和鲜花?!”

樱花盛开时,总时预示着春天的到来。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人们怀揣着爱意和热情迎接一年的开始。中国农历新年时,Sadi做了糖樱花。用每一朵花瓣精致的细节,表达她对中国新年的祝福。

白糖做的牡丹、何首乌、栀子。或大或小,sadi说,这样的甜蜜最适合送给自己爱的人,也送给忙碌了一天的自己。

Karl Lagerfeld去世那一天,Sadi制作了糖木兰缅怀他,她说,“卡尔·拉格斐走了。在很小的时候,时尚是我逃避现实生活的一个梦幻世界,香奈儿是我的极致梦想,而卡尔·拉格斐是我唯一的英雄。”

人们买一支花送人需要花费的时间,大约只需不到10分钟。而Sadi制作这一朵大丽花,花了一天的时间。Sadi说,其实生活中很多简单的事情,都可以成为最不寻常的事情,我享受雕刻每一朵花瓣,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能带给我非凡的成就感。

当接到定制需求时,Sadi总是先花上大量时间和客户沟通。“我喜欢帮助他们让梦想成真。我能够参与一对夫妇婚礼日的一部分,是我的荣幸。和他们交流思想是这个过程中最精彩的阶段之一。“

为了制作的更精美,大部分时间Sadi都会从鲜花切入。要做到这个程度的糖花一点都不简单,需要运用到植物学。Sadi的钻研程度也成就了她在艺术方面的造诣,她经常会解剖一朵花来获得详细的参考资料。每个雄蕊,花瓣,叶子或花萼都是她在仔细研究后手工制作的。

幸运的是,很多糖花在婚礼后就被保存为纪念品。只要远离潮湿和阳光直射,就可以永久保存。放置在花瓶中或者玻璃罩中,甚至可以以假乱真。对于新人来说,能够在big day之后日日看到这份特殊的礼物,无疑也能让他们不断回忆那一天的浪漫和精彩。

不仅仅是对于制作逼真度的考究,Sadi将烘焙视为一门科学,更体现在对食材的把控上。Sadi会在食谱中剔除多余的糖分,她手里的蛋糕永远不会太甜,但仍然足够好吃。

在她工作室的Instagram页面,充满了鲜花和藤蔓结合的蛋糕设计......几乎能立即将你带到莎士比亚诗中描绘的仲夏夜森林里。Sadi的蛋糕有着优雅和梦幻相结合的标志性风格,浮雕设计和标志性的糖花,使每一款蛋糕都让你心甘情愿的将他们买回家占为己有。

“如果我必须标明我的风格,我会说它是可食用的艺术品。我对鲜花的热爱永无止境。也许这就是让我的蛋糕具有复古魅力的原因。即使有婚纱,我的风格也一直是经典的,但会增添一点趣味感。“

制作婚礼蛋糕需要花费的时长,完全取决于客人要求的数量和设计的复杂性。她可以在五天内完成100块蛋糕,每一块蛋糕上点缀一朵招牌的糖花。而当客人要求她在蛋糕上,提供300多种糖花的奢侈需求,可能需要长达五周的时间才能完成。

从Sadi小时候曾去过一次印度,在孟买短暂停留的几天,却对她在色彩和设计运用上产生了很大影响。Sadi自己的婚纱就使用相当多的印度丝绸面料。上面绘制了佩斯利图案,丰富的色彩,金色卷轴......这些也是她制作的大部分蛋糕的基石。

Sadi的作品具有如此美丽和错综复杂的风格,也有简约大气的精致时刻,对于她来说,每一个作品的诞生,都是她那一刻发自内心的创作。

当谈到未来还会从事什么时候,Sadi说,“在这项业务中,能和很多专业人士一起工作是我非常感激的事情。我对待每一个作品都有很多要求,我以百分百的专注度投入到其中,这也是我高效率的原因之一。但我始终对未来持开放态度。有时宇宙给了我们比我们所希望的更多的东西。”

自然,没有蛋糕的生活不是一个非常甜蜜的生活。在Sadi手里,婚礼蛋糕不只是甜点,是艺术的表达,是百无禁忌的想象力。

相关资讯